摩托车论坛

  • 1
  • 2
搜索
摩托车论坛 首页 摩旅游记 查看内容

达喀尔D4:激情不止 梦想不灭

2017-1-9 10:11| 发布者: mao1834| 查看: 2815| 评论: 0|原作者: 宗申

摘要: 图为当日路线当地时间1月2日,在亚松森的第一缕曙光开始打扮这座美丽的中美洲城市之前,龙征达喀尔的中法两国队员早已经在夜色中踏上征程:如果说喧嚣热闹的发车仪式是向全世界宣告挑战精神是人的最基本特质,那末2 ...

达喀尔D4:激情不止 梦想不灭

龙征达喀尔第4日赛段一览

北京时间1月6日,在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玻利维亚Tupiza的天空阴云密布,不时豆大的雨点冷冰冰的砸下来,当我们像往常一样淡定的在媒体中心布满风沙的大屏幕中搜寻好汉贝瑟斯的成绩时,一丝不安掠过心头:

当我们搜遍所有的检查点,仅能在DSS路段找到一个好汉的成绩之后,心中掠过一丝不安。


标致车队的一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赛车被队友拉回营地后,这样一种不安越发的加剧。


第四日赛段大营所在地是玻利维亚一个戈壁中的盆地,气温已经从前几日的45度骤降到15度,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无电话网络,更没有网络信号),我们最终只能从组委会来回穿梭的直升机中得知答案:好汉贝瑟斯,还是没能战胜达喀尔组委会赛段的挑选能力,在翻越一个沙丘后失去平衡,车辆触地后燃油泄漏引发大火烧毁了车辆,万幸好汉平安,已经通过组委会的救援车辆安全送回营地。
再来翻看之前我们所转发的关于本届达喀尔今日赛道的描述:““在这里达喀尔拉力赛进入了一个海拔3500米的“巡航高度” ,在这个海拔上很少见到的沙丘将考验各位车手的攀爬本领”——包括好汉贝瑟斯、上一届卫冕冠军在内,11名摩托车选手在第4日落马,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达喀尔组委会路段挑选人员的胜利,达喀尔仍旧是达喀尔!


在等待贝瑟斯返回大营的过程中,威利远远的盯着当日的车手简报会,一段历史结束了!


然而另一段历史却在开始。第二天,出现在一丛仙人掌的贝瑟斯向镜头摆出继续强大的POSE后,他的乐观和坚韧在这个欠缺生机的戈壁滩更像是一股暖流——绿的种子经风的传播,来年又是一眼春!


龙征达喀尔的征程依然漫长、艰险。我们并不避讳2017达喀尔之行面临着后援准备不足、战车适应性并不足够的缺陷。正如陆续从国内传回的热心车友的反馈,只要勇于踏上这条征程、将我们的热情和智慧继续用于这场人与人、人与机械、人与自然的共同探讨中去,龙征达喀尔这五个字将不止是一个中国摩托车品牌参与世界竞技舞台的竞赛!


因各种意外退赛的车辆、人员返回布谊诺斯艾利斯的途中,仍然有热情的车迷送上问候,在他们看来,每年一度的达喀尔都能够为他们带来一点眼界之外的挑战。

龙征达喀尔虽告一段落,后续我们还将继续奉上《达喀尔万花筒》系列推送,在这里你将看到一个:
热情的达喀尔——南美人民花样百出拥抱达喀尔
车迷的天堂——摩托车、汽车爱好者的游玩天地
龙征达喀尔参赛队员专访——好汉贝瑟斯缘何被招安?




达喀尔D3:好汉贝瑟斯

龙征达喀尔第3赛段路线

 抱撼退赛的威利迎接贝瑟斯
和“往常”一样,贝瑟斯如约在天擦黑前出现在San salvador de jujuy赛科龙大营,4800米的高海拔和长达近800公里的奔袭,似乎对这个不善言语的法国人造成任何影响,他像刚刚逛完街,咧着嘴和我们一一握拳,就算是他完成今天任务的仪式了。


对于昨晚对海拔和路况的担心,他笑着指了指仪表盘上的路书,然后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的英文听起来实在头痛,所以他基本不说英文)


屁股没坐热,他立马和机械师投入到保养战马的工作中去。


今日赛事又折了近8台摩托,贝瑟斯毅然稳扎稳打,在最终完赛的125台摩托车中排名第106名(据午后数据查阅,当时贝瑟斯排名108——这即是本篇名字的由来,但这不影响贝瑟斯荣膺“好汉”称号吧?)。

龙征达喀尔明日进入高原国家玻利维亚,GO GO GO!






达喀尔D2:任贤齐抱撼折戟 贝瑟斯单骑扛鼎

龙征达喀尔第二赛段在超过812公里、室外温度超过45度高温的鏖战中落幕,中国军团任贤齐、赵宏毅、张敏因意外退赛,法国车手威利被事故车手绊倒摔伤,同样无奈退赛,龙征达喀尔第二日后仅剩老将贝瑟斯勇扛龙旗,继续征战第三日的高海拔大战。

从组委会公布的赛事视频截图上看,第2日的比赛,主题词毫无疑问是“高温、泥泞、烟尘”,在上一篇我们就提到过,赛场上突发的变数就是达喀尔,这场赛事不仅仅是对一个车队车辆、人员、后期等诸元系统的配合考验,同样也是运气的角斗场。漂洋过海2万公里远到而来的齐哥、赵宏毅、张敏和赛场老司机威利,在这场较量中无奈少了些运气。





组委会用救援直升机将齐哥从被撞倒的树丛中运回了营地,经过医务人员的简单处理,齐哥并未大碍,只是由于发生多次撞击,腰部受伤,已经无法再跨战马持续征战。
第一次撞击发生在烟尘密布的赛道,当齐哥在模糊的视线中发现一辆停在赛道中的ATV时为时已晚,无奈被绊倒在旁,而ATV扬长而去。
第二次撞击在浑浊、泥泞布满水潭的赛道,无论新手、老手均在此挣扎,没有运气的帮助,通过这一关实属不易(在之前我们发布的第二日赛道总览介绍中我们就提到过,在查科,耐心和冷静变得非常重要,现在看来,差之毫厘失之万里实为不假,个人的把控直接决定了未来)。
第三次撞击在早已被碾得认不出路来的树丛中,齐哥被四处张牙舞爪的树枝绊倒在地,暂无法动弹,好在组委会迅速派出医务直升机将齐哥从混乱中救了出来。
由于后勤保障不足加上战车没有调校到最佳状态,赵宏毅和张敏折戟阿根廷查科,抱憾退赛。
此外法国老将威利在尘埃中超越对方车手时被意外绊倒,导致脚趾受伤,无法继续征战,同样无奈退赛。


帐篷中,医务人员在为威利紧急包扎

经过处理,威利并无大碍,但左脚骨折,当然无法继续完成他和中国战马征战南美的愿望。


顺利完赛后的贝瑟斯在大营认真准备第三赛段的高海拔路书
龙征达喀尔五虎将2天鏖战过后仅剩贝瑟斯从容淡定的面对后续的挑战,对即将到来的高海拔挑战,他淡淡的表示开始需要加倍注意各种突发情况了。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9台摩托车在今天这场人与自然、人与机械、人与运气的博弈中略逊一筹,然而张敏的坚毅与不折不挠、赵宏毅的抱负不止、齐哥为梦想甘愿一马当先的举动就已经让“龙征达喀尔”五个字在2017年的达喀尔赛事中注入了鲜活的中国记忆,即便远离赛场,我们相信在这里仍然有他们的关注,在这里,有共同追求的人始终都会因热爱而相聚在任意一个角落!

祝福贝瑟斯,龙征达喀尔,继续在路上…






D1欢迎来到达喀尔

图为当日路线

当地时间1月2日,在亚松森的第一缕曙光开始打扮这座美丽的中美洲城市之前,龙征达喀尔的中法两国队员早已经在夜色中踏上征程:


如果说喧嚣热闹的发车仪式是向全世界宣告挑战精神是人的最基本特质,那末2日寂静的开赛则是每个参赛队伍、参赛队员对自己洗礼的开始,没有簇拥的闪光灯、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是一声声单调、机械的“five、four、three、two、one、go!”
由于摄像车与赛程并不安全重合,且行驶时间更是相差巨大,故而无法适时传送比赛图画,只能将达喀尔在南美洲的受欢迎程度通过后勤保障车的镜头视角向各位读者展示:


全轮驱动的保障车总能迎来不分年龄、性别的爱好者。

这里的观众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做法,达喀尔车队路过,他们都想通过做一个火车鸣号的手势以迎得司机的回应,一旦成功,便手舞足蹈的向周围观众得瑟,尽管如此,司机还是不厌其烦的鸣号,有时一个简单的挥手也能换回一片开心的微笑。

当地时间下午2点,正是一 天中最热的时间(38度),后勤车抵达开赛后的第一个大营查科。


宗申赛科龙的停放区域字样在已经被晒软的沥青烘烤下有些变形
车队贝瑟斯率先抵达,其次任贤齐风尘仆仆也顺利抵达大营。张敏的战车由于出发后出现故障,赵宏毅和威利不顾赛事紧张的时间硬生生用拖车带将张敏的战车拖行了一段距离,直到前往救援的机械师与他们汇合,三人才又重新踏上征程。威利由于GPS出现故障,中途耽误了一些时间,最终也顺利抵达大营。

威利抵达后没有向组委会抱怨GPS的故障,只是要求他们更换或维修GPS,随便加入到和机械师共同维护车辆的工作中去。

威利和机械师精心维护NC450战车

高温考验过后,齐哥认真的做作业(研究第二日路书)
本日行程总共454公里,突如其来的意外和38度以上的高温考验在首日就为龙征达喀尔的前程带来了诸多变数,然而赵宏毅停车拖行张敏的举动毅然赢得了观众的支持喝彩声。赛场上的变故和四处播撒的热情——欢迎来到达喀尔!

截止发稿时是阿根廷当地时间1月3日凌晨1:30,今日将是812公里的巨大高温烤验,龙征达喀尔,继续在路上(受赛程时间限制,龙征达喀尔今日赛况可能稍候延迟发送,请继续关注)。

最后附上视频《NC450首日表现,小齐哥乱入》




关注摩托迷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苏ICP备17063294号

GMT+8, 2017-12-13 07: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